游乐场

成员2463贴子37475

加入

6 条回复
跳转到
GO
跳转到
GO
PEACE战队:在大洋洲崛起的中国力量
PentaQ刺猬电竞
Lv.16
只看楼主
21天前快速回复

采访:Patty、星吟

翻译、编辑:星吟

图:PCE


今年五月的MSI,大洋洲赛区创造了一个奇迹。


去年,Riot宣布终止OPL联赛并关闭悉尼办公室,同时允许大洋洲赛区选手加入北美战队时不占用外援名额。一时间大洋洲人员流失严重。


但总有固执的人不肯离开。在Riot的授权下,由ESL组织的新版大洋洲联赛在今年打响。


大洋洲赛区本就是小赛区中较弱的,在顶级选手大量出走北美后,这个赛区在世界级舞台上的发挥越发不被看好。


但正是来自大洋洲的队伍,在MSI中先是力克UOL打进对抗赛,又在对抗赛中拿下了对C9的一场胜利。在大洋洲被北美带走那么多生力军后,由遗留和固守的选手组织而成的队伍,依然能够在大舞台上击败北美战队,这种顽强不屈是电竞精神的最佳写照,足以让海内外的观众热血沸腾。


今年全球总决赛,大洋洲赛区又派出了新的代表。Split 1亚军PEACE战队在Split 2的季后赛中完成了一串四的壮举,力克春季赛冠军PGG,捧起了奖杯。


这支大洋洲新科冠军还有一个独特的属性:从管理层到教练团,再到选手,队伍里有多位中国人,上单Apii还和LPL解说雨童结下了友谊。对LPL观众来说,这支队伍虽然陌生,却令人倍感亲切。


我们邀请到了PCE全队,和他们聊了聊他们的建队,以及即将到来的全球总决赛。



老板Edward


在大洋洲赛区凝聚起中国力量


PentaQ:首先我们想先请你介绍一下这支队伍,PEACE有两点很引人瞩目,一是你们很年轻,今年刚成立就拿到了冠军;二是作为一支大洋洲的战队,从教练到选手,你们队伍中有不止一位华人,所以我们也想知道你是怎么会想到在大洋洲赛区打造这样一支队伍的?

Edward:我们从前年、去年开始就加入了之前大洋洲的OPL联赛,加入OPL联赛之后发现咱们其实从15、16年之后,每年都会有3到4个中国籍的选手在大洋洲赛区打职业。而且这个时候我就敏锐地发现了更重要的一点——我前年进入OPL之后,在一个队伍当一个股东,并且整个队伍一年的管理和运营都是我们在负责——我发现大洋洲赛区还处于一个正在发展、摸索的阶段,我们可以把从国内或者别的赛区学来的经验逐渐融入当地的环境,慢慢摸索,去寻找一个最适合当地生态的运营管理模式。从今年成绩看来,我们是成功了嘛,至少迈出了第一步,所以说从一开始为什么要去找中国选手,为什么要在大洋洲玩,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想法思路。


PentaQ:所以你在LPL是有经验的,想要把这个经验带过去?

Edward:我是没有,但咱们的教练们有。我在大洋洲有经验,他们在LPL、在中国市场有经验,我们可以把双方的思想和经验结合起来。


PentaQ:你说大洋洲也是在发展中的赛区,那你觉得它最需要进步的地方在哪里呢?

Edward:大洋洲已经过了摸索阶段了,已经在发展阶段,可能相当于我们国内S6左右的时期,我们渡过了“淌泥”的阶段,现在已经在往岸上走,大家现在就是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我觉得其实我们可以借鉴LPL那种联盟化的想法,我认为这样是很容易推动大洋洲的电竞和英雄联盟生态发展的。


PentaQ:你们作为一支新队伍,直接进入了世界赛,你身为老板今年有什么期待吗?

Edward:今年咱们的大体目标已经完成了,期待肯定是我们要努力打好入围赛嘛,只要能打好入围赛那第一阶段的小目标已经迈开了,接下来更远的目标是往明年后年再说了,今年我们的目标定的就是打出入围赛,进入小组赛。


教练Daniel与教练Colla


教练Daniel与Colla都曾在VG的二队任职,用上单Apii的话来说,他从LDL带到大洋洲赛区最宝贵的财富,就是这两位好教练了。因为疫情关系,PCE在大洋洲征战时,教练只能线上远程指挥,这给他们的工作增加了难度,但种工作方式下夺得的冠军也显得越发珍贵。


PentaQ:你们的战队非常年轻也是今年刚成立的,你觉得为什么你们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打进世界赛呢?

Daniel:首先我们在第一个赛季取得了亚军,第二个赛季我们有了新的引援,我们也遭遇了一段很困难的时间,就常规赛成绩不算太好。但是我们第一有很多有经验的选手,第二有很多有天赋的选手,还有非常具有LPL经验的Colla教练,所有的选手、所有教练组,包括老板和管理层,我们所有人一起努力,没有说轻易地放弃,我们大家都是觉得要一起去拼出好成绩的。很开心这个结果是我们想要的,可能过程会有一点艰辛,但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去完成的。


PentaQ:你也提到过程中会有一些艰辛,那你觉得艰辛的地方在哪里呢?

Daniel:我觉得作为我们教练组来讲,首先我们跟选手会有一定距离,因为我们两个是在国内执教,那我们执教的质量和与选手沟通方面会有一些问题,因为没有办法见面,不太方便。其次呢,包括说语言方面,包括说一些文化的差异,我们教练应该适应选手,选手也在适应我们,中间有一些分歧,去磨合的一个阶段,其实这就是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困难。


PentaQ:在常规赛的时候我们也观察到你们会出现频繁换路的情况,请问一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呢?

Daniel:这就是之前我说的一些争论和分歧,另外这样换人调整也是为了测试一下不同选手上分别有什么样的效果,来寻找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案。


PentaQ:那你们是怎么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最佳方案的呢?

Daniel:其实这个时间不算短,因为我们从开赛还没到一个月的时候就开始这样调整,持续了大概一个月,几乎持续到赛季末。在我们做出人员调整的过程中,我们也一直在梳理比赛,分析和复盘我们的问题,同时我们也在商量,不管是首发还是替补,大家都在不停地沟通交流,在最后我们达成了一致。


PentaQ:Colla教练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

Colla:就我来说,问题最大的两个方面。第一,工作模式不一样,线上工作跟我平时在国内其他俱乐部的工作训练不太相同,我没有办法很严密地监督选手,日常的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是没有带到的,只有训练赛的时候在线上交流。第二就是语言问题,一开始来的时候,我学的英语全部还给老师了嘛,沟通还有一定困难,通过告诉中国队员然后让Apii帮我翻译,从质量上肯定是会出现问题的。但是现在慢慢越来越好,每个人都有一阵的阵痛期。对于选手来说的话就是,一是经历了人员的调整,二是也经历了打法的转变,这所有的一切都会给队伍的磨合带来问题,出现起伏和波动也是正常的,但是像Daniel说的,这个结果是好的。


PentaQ:如果要评价一下现在的队伍,你认为队伍现在的打法风格是什么样的?

Colla:在世界赛上的打法我不知道,但是在夏季赛上的打法,我认为各个赛区的解法都是一样的,它是一个特别简单的版本——先锋、上中野,没有其他的答案,你会发现到了季后赛那些围绕下路打的队伍,哪怕是最后夺冠的EDG,他们的打法的重心也是向上偏移的。这个版本很简单,没有其他的地方值得说道的。


上单Apii



PCE战队中最令LPL观众觉得亲切的一定是上单Apii。这位远在大洋洲的中国选手和雨童有着跨越赛区的友谊,还有在LDL征战的经历。时刻关注着LPL的他还是Xiaohu的粉丝,和Xiaohu一样从中单转到上单的Apii一直在向偶像学习。PCE战队中不少选手是Split 2加入的,对比之下,Apii已经算是队伍的“建队元老”了,他不仅给队伍带来了两位好教练,还充当着翻译官的重任,把教练的想法传达给队友。赛场上,他辗转过多个位置,只为队伍能找到最好的阵容。可惜的是,因为签证问题,Apii今年无法前往冰岛参赛,PCE已经宣布替补上单为前欧洲选手Vizicsacsi,但在PCE夺得全球总决赛门票的旅途上,Apii毫无疑问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PentaQ:之前也看到你和LPL的解说雨童有很多的互动,你们是怎么样认识的呢?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些有趣的故事?

Apii:因为之前雨童,在两年前是转播过外卡赛区的,当时我就看到了他的直播间在转播我们赛区的比赛,我点进去的时候他正好在说这个战队的上路好像是中国人,但他不是很确定,我就发了一条弹幕说:就是我,我是中国人。他就说:那老哥认识一下。我就说:行,认识一下。然后就从两年前这么认识的。


PentaQ:那你作为队内的“翻译”,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困难和有趣的地方?

Apii:做翻译工作的时候比较困难的地方就在于,教练的语气可能是一个比较训斥的语气,但是我作为一个队员,要翻译那种语气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我不能把话说得比较严重,也不能把话说得不太严重,在这方面会比较困难。


PentaQ:我们看到你在微博上也比较活跃,而且一直在关注LPL的战队,你比较关注的有哪些呢?

Apii:我肯定是RNG,我是老RNG粉丝了,他们的比赛我都会看。(PentaQ:那你对他们今年的表现有什么看法?)还可以,他们只要是进了世界赛前3号(种子),我都觉得都是ok的。


PentaQ:你之前也有在VG二队的经历,有没有把当时的经验带到现在的战队中?

Apii:当时在VG二队,执教我的教练也是现在的这两位教练(笑),我带到PEACE的东西可能是这两位好教练。当时是比较年轻,应该是两三年前了,对我来说比较大的改变就是,当时我是属于拼操作的选手,现在慢慢变成有经验的选手,中间也转了几次位置。最开始试训的时候我试训的是中路,后面转型去辅助,又因为上单被调去一队,队伍没有上单,我被迫打上路,所以说这也帮助我变相了解了不同位置的打法,也算让我更了解这个游戏。我整个玩法也是比较偏向于经验一点的,所以这些都有帮助到我。


PentaQ:你觉得LPL的次级联赛LDL与现在大洋洲的联赛有什么相似和不同?

Colla:现在不论是LPL还是次级联赛LDL竞争都非常高,很多选手在现在这个政策出来以前都是从很年轻就开始培养了,有的甚至14岁还不满15岁就在基地,作为青训已经预订未来的一个主力位置的,我觉得两个赛区的竞争压力明显是不一样的。澳洲这个国家人也少,然后队伍也不多,然后他们从事这个的竞争也不像国内那么激烈,这可能是两个赛区差异最大的地方。


打野Babip


打野Babip是大洋洲赛区的老将,今年是他第三次参加全球总决赛。去年全球总决赛的舞台上,他所在的Legacy Esports作为全球总决赛最后一支OPL战队,承担着赛区的期望,在入围赛表现顽强,虽然最后不敌LGD,却足以赢得尊敬。今年,他将和全球总决赛第一支LCO战队一起出战冰岛。在大洋洲赛区巨变和重生的过程中,他为历史写下句点,也为未来翻开新篇。



PentaQ:下一个问题是给打野Babip的。你是年中从北美次级联赛回到大洋洲赛区的,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呢?

Babip:也不完全是我的选择吧,因为我被替换下来了。不过我在这里赢得了冠军,所以也不坏吧。


PentaQ:你们在季后赛完成了一次一串四,为什么能实现这样的成就呢?

Babip: 根据我们的训练赛情况,我们是很有信心能一串四的,进到总决赛之后我们就很确定要夺冠了,我们相信自己有战胜PGG的能力,因为几周之前在训练赛里,我们完全碾压了他们。我不确定具体是为什么,但我相信是因为我们的选手都有很强的个人实力。一旦我们能打出良好的运营,并且能不拖拉地结束掉比赛,那他们就没什么机会了。而且在我们赛区里也没有别的队伍能战胜我们。


PentaQ:回到大洋洲之后加入了一支满是亚洲人的队伍,会觉得不习惯吗?比如语言上突然感觉被中文包围了之类的。

Babip:我其实挺习惯的,TSM也有很多亚裔和亚洲人,也经常有人说中文。


中单Tally


PCE的中单Tally同样是大洋洲赛区的明星选手,作为打野Babip的老队友,去年他们就曾在全球总决赛的舞台上并肩作战。Tally有着做出一锤定音决定的能力,他的加入给PCE这支年轻的队伍带来了丰富的经验和果断的决策,最晚加入的他为PCE的夺冠之旅拼上了最后一块拼图。



PentaQ:下面的问题想问中单Tally,你是第二季中途才加入PCE的,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呢?

Tally:我是从Golden Guardians二队回来的,因为我们有些观念上的不同。我回到大洋洲之后其实是想休息的,没打算参赛,但是比赛到一半的时候PCE联系了我,问我想不想为他们出战,根据我去年的经验,我觉得这事可行,我的加入能加强一下中野,而且我相信我又能去世界赛了。


PentaQ:你觉得教练为什么选择了你呢?

Tally:他们本来是想让我打上单的。我想他们选择我是因为我的发挥一直比较稳定吧,这让队伍可以专心解决其它问题。另外,我和打野去年也是队友,这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PentaQ:你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适应新队伍的呢?

Tally:因为其实,在加入之前,我跟队伍里的每个人都已经很熟了,所以我不需要再做什么磨合来适应。而且我打职业也很久了,所以回归赛场对我来说是很自然很熟悉的一件事,适应新环境对我来说没有困难,而且我本来就是个很容易适应的人,无论教练希望我做什么我都能做,所以加入和适应对我来说不是难事。


PentaQ:那么Tally的加入对队伍来说,最大的增益是什么呢?也许这个问题需要教练来回答一下。

Colla:Tally是一个能做一锤定音指挥的人,他会在某些时候很坚决地做出某些判断,然后让队员很坚定地去执行,我们队伍其实缺少这样的人,Tally来了以后他可以充当这样的角色,他对于兵线上是有相当不错的理解,同样可以在游戏中期的时候帮助我们保好边线。


PentaQ:对Tally选手来说,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参加全球总决赛了,相比上一次,这次参赛的心情和状态有了什么样的改变?

Tally:最显著的不同是我没有那么惊讶了吧,这一次的我已经完全清楚要怎么做才能获胜了,所以我感觉我能更有效率地工作,我也相信我们能在世界赛上做得很好的。


AD Violet


AD选手Violet是去年才开始职业生涯的小将,成为职业选手仅仅两年后便打进全球总决赛,Violet谦虚地认为这是因为自己运气不错,正是因为大洋洲选手大量前往北美,才给了他这个宝贵的机会。



PentaQ:下面的问题要问Violet,你是2020年才成为选手的,而且当时就跟Apii以及LeeSA是队友,所以你是怎么走上职业道路的?和Apii以及LeeSA有关吗?

Violet:我有一些职业选手朋友跟我一起打游戏,赛季开始前我在排位的时候有教练联络了我,问我想不想当职业选手,之后几个月我就被选上正式开始职业生涯了。


PentaQ:你是去年才成为职业选手的,你想过你会这么快就打进世界赛吗?

Violet:我觉得我挺幸运的,我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大洋洲已经不剩太多特别强的选手了,因为很多大洋洲选手都去了北美。我的第一年基本上就是在学习,了解职业选手应该怎么做,我必须学习如何打比赛,学习配合,这和打排位十分不同。因为很多大洋洲选手去了海外,所以我知道今年我有机会进世界赛。


PentaQ:你提到排位和职业比赛不同,那么你是如何快速进步的呢?

Violet:我还记得2020年我打排位冲第一的时候,想的只是如何在下路2v2。打职业之后,我需要适应队伍,多打训练赛,也许还有就是多思考多用脑子。


PentaQ:第一次参加全球总决赛,你对自己有什么期待?

Violet:我想的是提升我总体的发挥,希望我对上其他小赛区战队的时候可以赢下来。


辅助 Aladoric


辅助Aladoric是LCO总决赛的FMVP,也是最早加入PCE的澳大利亚选手之一。第一次打进全球总决赛的他对未知的挑战依然有些紧张。



PentaQ:下一个问题是给辅助Aladoric的,你是LCO的FMVP,对辅助来说拿FMVP还挺难的,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Aladoric: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拿到了FMVP,因为队伍里每个人的发挥都很出色,每一局比赛里,我们所有人都打出了自己全部最好的发挥,我认为那个BO5里没有唯一的MVP,因为队伍里的每个人在总决赛都有可圈可点的发挥,所以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FMVP是我,可能因为我闪现开成功了一些团吧,这是唯一的可能了。


PentaQ:那么AD选手认为为什么FMVP给了你的辅助呢?

Violet:我觉得他拿MVP就是因为他打得好啊,而且辅助位置是游戏里很重要的一个位置。另外我觉得是因为我们赛区的其他辅助都太差劲了,如果对手都不行的话,那对比之下他就有很大的几乎拿MVP了。


PentaQ:你会如何描述你们队伍的风格呢?进入世界赛之后,面对那些对手,你觉得你们在哪些地方可能会有优势。

Aladoric:我们的对线很强势,而且我们在下路一直都表现不错。就算Violet不能赢线,至少可以打平。无论对手是谁,我们都能与之匹敌,这对比赛整体来说是有帮助的,因为这让我有机会游走到上路和中路,或者跟打野一起出没在野区,这可以帮到地图上的其他位置。简单来说,比较强势的对线让我们有更多可能打出机会。


PentaQ:这也是你第一次参加全球总决赛,你有什么期待呢?

Aladoric:我其实没什么期待,因为我本来的希望只是打进世界赛,但我肯定也会尽全部的努力。我相信我们是有实力的队伍,所以还是很有机会的。我有点紧张因为我之前没有打过国际大赛,我还不确定我要做什么,也不知道其他队伍有多强。我们还没和其他赛区的队伍交过手,所以很难估计我们在世界舞台上以及在全球总决赛上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替补打野LeeSA


LeeSA和Apii一样,是最早加入PCE的选手。曾今他喜欢掌勺,用可口的饭菜用来投喂队友。不过随着赛训的紧张,如今他已把厨房这块阵地交给了老板Edward。可惜的是,和Apii一样,LeeSA今年也因为签证问题无法前往冰岛。



PentaQ:你之前没有在LPL打过比赛,那么你对LPL也有关注吗?

LeeSA:那肯定有关注啊。其实在Apii回国的那段时间,我也一直在关注他在国内的职业道路。他回到澳洲之后,我跟他聊完天,他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启发,就让我更坚定了在澳洲打职业的想法。因为前几年我也一直在澳洲的次级联赛,就相当于国内的LDL嘛,就一直这样打,但并没有说我要去打(更高的)职业,等Apii回来之后我们就决定了,就一定要一起打下去,然后到了今天,我们进了世界赛,就是很幸运吧。


PentaQ:你自己觉得自己和另外一位打野选手Babip分别是什么样的风格?两个人分别更适应什么样的情况呢?

LeeSA:他是一个经验特别多的选手,因为他包括今年已经是第三次进世界赛了,对队伍的交流和整体下一步要做什么有更好的规划。我算是比较激进的一个选手,就比如说这一波我并不会去抠,我们一定要去做什么,但是我会通过我自己的想法和操作去达到我想要做的事情,相比起来我也是比较缺少一些经验。


PentaQ:那你有比较喜欢的LPL队伍或者选手吗?

LeeSA:我太喜欢RNG啦,RNG从Uzi退役到现在我也一直特别关注他们,他们也是全华班嘛,也是很期待在这次世界赛上能和他们交手。


PentaQ:那Apii为什么会喜欢RNG呢?

Apii:因为Xiaohu,因为早些年我是打中单的嘛,然后Xiaohu也是打中单的,虎九万那个飞机,他的中路实在是玩得太好了。后面我转去上单了,然后很巧合地他也转到上路了,我也能继续看他的上路继续学习,这一切都是非常巧合。我也是一直关注RNG的比赛,他转到上路之后,大家以为他会被LPL很多上单吊打,但其实没有,他很努力地训练,不管是他在上路的操作还是对上路的理解都是很厉害的,这是我觉得他跟其他选手不一样的地方。然后现在RNG很多时候的战术思路也是保着Xiaohu打,让他来carry游戏,可能跟版本有关,但肯定也跟他自己的进步有关,所以我真的很respect。


PentaQ:之前也看到你经常会po一些做饭的照片,想要问你一下是真的已经成为了队伍的“厨师”还是只是兴趣爱好?

LeeSA:去年我们还是在Avant Gaming的时候,当时因为我们环境没有现在这么好,主要是我和Apii来作为掌勺,提供大家比较可口的饭菜,但今年有些松懈下来,我已经把主厨这个位置还给了我们战队老板德华,今年我也是退位了,不能说是主厨吧,我是比较喜欢烧菜的。

6
70
分享
收藏
举报
神回复
共有条神回复
展开更多神回复
楼主
关注
PentaQ刺猬电竞
Lv.16
英雄联盟知名媒体